客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从行业龙头到世界500强,中国科技企业要跨过哪

编辑:admin上传时间:2021-08-24 13:13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描述:
前不久,2021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榜单出炉,中国上榜企业数量143家,较上一年增加10家,而美国上榜企业数量122家,比上一年增加1家。中国企业冲击500强的势头不减,除了老面孔,每年都

前不久,2021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榜单出炉,中国上榜企业数量143家,较上一年增加10家,而美国上榜企业数量122家,比上一年增加1家。中国企业冲击500强的势头不减,除了老面孔,每年都有数量可观的新企业迈过门槛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在中国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,诸多在全球范围内有重要地位或有很强的品牌知名度的龙头企业,并未进入世界500强名单。

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,科技企业又该如何更进一步。

答案,从那些即将从“非500强”迈入500强的“种子企业”身上,或许能够找到些思路。

典型如TCL,刚刚发布的2021H1财报中,TCL(集团)整体实现营业收入1152亿元,同比增长89%,完成净利润107亿元,同比增长460%;其中,TCL科技实现营业收入743亿,同比增长153%,净利润92.5亿,同比增长7.65倍,TCL实业期间实现营业收入508亿元,同比增长36%,净利润33.5亿元,同比增长294%。

按这趋势,TCL 2021全年超过预算的2200亿并不意外,远超500强门槛(本次榜单中第500位的人民币换算营收为1658.42亿)。

以TCL发展为脉络,对探讨科技领域的行业龙头如何迈入世界500,或有重要参考价值。

拉长时间视野后,任何过去失败或成功经历都应为现在和将来创造价值

任何企业在发展中,都有某些被认为是不成功的经历,这并不奇怪,也很普遍。

重要的是,这些所谓不成功,不应只是一段历史,更应是对当下和未来发展的价值驱动力,成为企业禀赋的积淀。

2004年,TCL有过一次大型跨国并购,决策过程可谓惊险,之后面临很大的挑战与亏损,也曾被商学院当作失败案例。

“把它定义为失败,我认为是不对的”,在此次业绩交流会上,TCL创始人、董事长李东生回顾此次跨国并购时说。

从当时的视角单维度来看,评价“失败”看似有道理,而将时间视野进一步拉长,结论就截然不同。

现在,TCL的业务、收入中有近50%来自海外,欧美市场有相当大的市场份额,没有当年的跨国并购起头,TCL要在欧美建立这样的竞争力是比较困难的,也就无法成为少数几个能在欧美市场上存有诸多品牌的中国企业。

“尽管历经磨难,我们这个项目也算是成功”,并购发生17年后,李东生如此总结。

当时间视野更长,看待一个龙头企业,或者龙头企业看待自己才更为清晰。过去在某个时间段的不太成功,被长期的坚守转化为当下的价值,而不是,成为沉默成本永远丢失。

这种价值沉淀,在如今波云诡谲的国际环境下更明显地表达出来。

受疫情影响及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双重影响,很多行业龙头企业的全球化业务面临巨大挑战:直接的,一些目标市场的进口港口货物积压、物流与市场销售不畅;长期的,关税和各种政策障碍等等。

在这种情况下,TCL的海外业务依然保持近50%的强劲增长。

究其原因,李东生认为,“这得益于我们全球化的经营体系、比较高的效率和竞争力”。

在产业基地已落子几个核心区域的情况下,全球化的产业供应链布局助力TCL抵冲以上因素影响,而这,与当年跨国并购时埋下的种子有关。

TCL实业的业绩也证明了这一点,上半年海外电视销量1127万台,同比增长11.8%,其中北美、欧洲、新兴市场电视销量同比分别增长3.8%、83.2%、27.0%。据Omdia数据,一季度TCL电视整体市场的销量市占率提升至10.7%,排名稳居全球前三。

对龙头企业而言,不只是将过去不成功的经历消化积淀,曾经的成功,更是企业迈向500强的构筑力。

回顾2009年上马TCL华星项目时,李东生谈到,当时的决策依据是彩电业务发展,必须掌控上游的核心器件—显示屏,规避可能的供应链风险。

时至今日,TCL华星早已不单是为彩电业务的未雨绸缪,而成为TCL科技聚焦高科技、资本密集、长周期的科技产业发展战略的重要一环。